外国广告人在上海

2017-07-18 14:00 26046

还在办公室憋big idea?这对外国广告人却用自己的freestyle开了挂

roxy

文/Roxy

清晨七点,在大多数广告人还未从昨夜困倦的通宵加班中苏醒时,现居上海的奥地利广告人Georg已经在家中开启了他的一天中的黄金工作时段。
 
 
有人说上海有点像纽约,是一个可以接纳南来北往陌生人的大熔炉。中国内地,上海无疑是外籍人士比例最高的地方,这自然与其最早对外通商有关,发达的商业氛围总能吸引大批外籍企业纷纷涌来,于此同时,也催生了广阔的广告市场以及庞大的外国广告人群体。

 
Georg和Maureen就是一对驻扎在上海的广告人。两人既互为伴侣,又并肩合作。Georg是资深创意总监,Maureen是新锐制作人,目前两人共同为自己的独立广告公司Goodstein工作。Georg虽然不懂中文,但却有个文雅的中文名字—汪山乔,简称老汪。老汪在2010年创立Goodstein,横扫过戛纳、克里奥、艾菲、亚太广告节等创意大奖,目前在上海、德国和西班牙三地组建了创意团队。老汪自己做老板,又和最爱的人成为工作搭档,听起来确实是一件人间美差。但关于创办Goodstein的初衷,老汪却另有一番故事。
 
打破广告人加班魔咒,不如来场办公室革命
 
也许是老外都爱泡吧的缘故,老汪和Maureen 将这次约见的地点选在交大附近一家叫做Bar No.3的酒吧里。

“我们没有办公室,所以走到哪儿,哪儿就成了我们的办公室。”见面后,老汪开诚布公地告诉广告圈。移动办公放到国外也许算是稀疏平常,但若放在中国,绝对算得上一件先进而又时髦的事。即便在4A这类西方文化为代表的广告公司里,员工或许不必按时打卡,但在办公室勤奋工作的身影却是要让领导及时瞧见的。
 
2006年是老汪来到中国的第一年。那时的他是在北京一家4A代理公司做执行创意总监。虽然10年前的媒介形式较为单调,远没有现在这么复杂多样,但手下的创意人员也免不了经受持续加班的吊打。“4A公司里,大家通常是前一天加班到很晚,第二天11点多到公司,然后到茶水间喝些咖啡或茶提神,遇到的同事闲聊几句,再顺便吃个午饭,这么一系列活动下来,做回办公桌前也要在1点半左右。要是这时候犯个困,打个盹的话,正式进入工作可能延迟到下午3点左右。但对我而言,这一天就算废掉了。”
 
广告公司理所当然的加班,在老汪眼里却不是那么回事。他认为创意人效率低下的主因是不够人性化的办公环境所导致的。“环境单调的办公室并不是生产创意的好地方,创意来自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。它并不会趁你盯着电脑屏幕时飞进你的脑袋里。”
 
《云端漫步》
 
本着摆脱办公室束缚做一个自由广告人的想法,老汪成立了小而美的Goodstein。一如创立老汪的创立初衷,Goodstein的工作方式极度自由,员工无需坐班,也无需开冗长的会议。老汪和员工更像是一种合作伙伴关系,而他只管在deadline前验收工作成果,对员工充分信任与放权是Goodstein核心的管理原则。


而老汪和Maureen自己的工作方式更是将freestyle发挥到极致。公园、酒吧、画展、音乐会等场所都是他们汲取灵感搜集创意的好地方。除此之外,最酷的事情莫过于他们经常接手来自全球各地的brief,然后飞往当地拍摄制作广告大片。因此,他们的足迹也在全球很多地方生了根,只要是拍摄过广告片的地方,他们就会与当地团队建立一种默契,以便下次继续合作。
 

摘得2013年戛纳金狮的《大众自造》
 
汽车最早对中国是件舶来品,所以大多汽车是按照西方人的审美和需求创造的,而中国人对汽车其实有更多自己的想法。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们喜欢什么样的车,按照他们的想象去造一辆车呢?老汪为汽车客户大众打造了“大众自造”这一Campaign,摘得2013年戛纳创意节中国地区的首座金狮。
 
北京向左,上海向右
 
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的Goodstein于前年搬到了上海。对于喜欢通过散步激发灵感的老汪来说,北京的空气实在太过糟糕。
 
“走在街上,一切都像蒙上了尘埃。好环境与好创意是成正比的。很多好的创意人忍受不了雾霾,都逃离了北京。”虽然迫于环境压力与创意人迁移等原因搬离北京有些无奈,但老汪在上海却发现了更多让他感兴趣的东西。“上海的艺术氛围更浓一些,有更多国际展览、音乐会等。虽然北京现在也有像798这类的创意广场,但那里更像是shopping的地方。”
 
除了文化艺术上的满足外,老汪发现上海比北京更易接纳外来文化,外国人可以很快融入到这个社会圈子里。“但这并不代表北京不酷。”Maureen解释道,“北京比上海更有中国味儿,各种金碧辉煌的皇家建筑,充满市井气息的老北京胡同,天桥下还有一些类似于hipster的族群(可以理解为街头歌手一类)。”
 
 
老汪和Maureen是爱狗族,他们有一只名叫Flaca的德国杜宾犬,而Flaca在他们眼中更多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。搬到上海后,老汪发现这个城市中像他们一样的爱狗人士非常多,Flaca可以找到更多玩伴。老汪认为,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养狗族群,其实是有广泛的社交需求存在的,这不仅包括狗狗之间的玩耍交流,也包括主人之间的经验交流。所以,老汪就设计了一个狗狗社交App——Snuffl(嗅嗅)。
 



狗狗社交App-Snuffl页面功能展示

Snuffl的主要功能模块包括:建立狗狗档案,让主人更了解自己的狗狗;帮助自己家狗狗找到其他玩伴,并形成一个O2O的养狗人交流社群;记录狗狗运动信息、热门玩耍位置,以及狗狗食品用具、等周边分享(可直接跳转到淘宝或亚马逊购买)等功能。目前App还没有出街,不过老汪希望日后能找到一个对宠物社区感兴趣的技术方合作,将Snuffl变为现实。
 
提高效率的秘密——找准黄金“4小时”
 
关于广告人怎样才能不加班的问题,老汪有自己的一套高效的4小时工作法,并把它传授给他的员工。若练习此工作法,首先要找出自己工作效率最高的那个时段。以老汪自己为例,上午是其思路最清晰、效率最高的时段。所以老汪通常会在7点左右起床,冲个澡后就直接投入工作,这样持续工作四个小时,就是老汪一天的工作量。但实际上,人一天工作最高效的时间只有4个小时,与其用8个小时去拉长战线,倒不如选择效率最高的四小时去攻克当天最重要的工作任务。很多成名作家都有每天写作4小时的工作习惯,这也印证了老汪4小时工作法的可靠性。
 
“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,你就会对自己的工作效率做到心中有数。遇到一项工作任务,就可以准确地预估出完成需要的时间,所以也不再需要额外的加班加点。”
 
比起Facebook,中国老外对微信爱更浓
 
除了上午四小时雷打不动地工作外,老汪大部分时间喜欢和Maureen外出散步,逛展和听音乐会。至于如何找到这些展览以及音乐会等活动的信息,他们手机上的一款叫做SmartShanghai的英文App帮了大忙。SmartShanghai的主界面分为五个类别,分别是信息推送(查看最新新闻)、基于位置的生活向导(查找附近吃喝玩乐的场所)、活动推荐(展览音乐会等活动信息)、售票(近期活动购票入口)以及更多(租房、工作、二手买卖等),极像是一个英文版的大众点评。


 
除了SmSh外,微信是他们最爱使用排名第二的App,比起老外们早先使用的skype和Facebook,Maureen认为微信集诸多功能于一身,显然使用起来更加便捷。甚至他们还安利给了在美国生活的父母以及海外工作的员工。
 
 
现在,老汪和Maureen已经在上海生活两年半了。但谈及未来的规划,他们表示迄今为止还没有在一个地方常住超过10年。上海虽好,但他们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移居到下一座城,虽然目的地还没确定。但互联网只会愈加发达,老汪相信自己的远程工作模式可以搞定一切问题。

 
点赞

文章评论

才可参与讨论

手机用户88293412345

126天前

2

还招人吗

唔知会发生咩乜

125天前

0

想法很好,但在中国不太容易行的通

Verana.Xin

124天前

1

這才是我想過的人生呀~

站酷

热门招聘
  • 北京
  • 上海
  • 广州
  • 其他

本周新增职位数:32个

☆ 全国招聘服务,请致电 010-85887939

意见反馈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?

用户注册

忘记密码

无法找回? 点此申诉

忘记密码

无法找回? 点此申诉

账号申诉

已有账号? 立即登录

信息已提交:

我们会在1-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,并用
邮件通知您,请耐心等待,谢谢